動畫專輯- 手感製作逆勢回歸

動畫是電影類型裡,最貼近人類原始創造力的一種方式,是電影界裡的手工業。暖心又承受被愛的世界忽略的痛苦的偶動畫《我的酷瓜人生》以燈光氛圍的美好,在里昂電影袖珍博物館展示。

動畫為一個電影型態,從最初的古老洞穴壁畫開始,演變到科技時代的電影3D後製、VFX影像等,讓一堆創作者轉為科技軟體為導向,似乎忽略了創作手法與劇本情節相對的關聯性,也略過了展現氛圍情緒的選擇性。

2016年黑膠唱片長期低靡的銷量終於勝過數位音樂,這個雜七雜八七嘴八舌,不鬧轟轟不甘心的後時代,消費者在嘗鮮了便利性與科技媒體新鮮感,過渡到對品味價值的格調要求,到頭來,喜新求變的市場,終究還是選擇創作「原真」體驗的價值,無論是音樂界的黑膠,或電影科技與否並無所謂,人們所要的,僅僅是好的故事,以及能夠襯托劇本情緒的表達方式。

動畫電影在影壇這兩年來勢洶洶,又2017年是日本動畫的100週年,各大電影博物館紛紛邀請動畫入主策展,如倫敦的Barbican Art Centre為2017年亞洲與日本動畫的策展、法國電影博物館(Cinematheque(La Cinematheque Francaise Musee Du Cinema))在日本電影展覽也囊括了日本動畫;SouthBank Centre 姆咪展(Adventures in Moonminland)、當代美術館Tate舉辦的獨立美國實驗動畫(Independent Frames: American Experimental Animation in the 1970s + 1980s)等,動畫的展現以策展的形式出現,更可能比一般影廳上映還要豐富。

2016年英國倫敦電影節60年來第一次在四大競選提名中,都出現了動畫片,還特別關注日本新海誠導演《你的名字》,和瑞法合製的停格動畫《我的酷瓜人生》,今年春季,英國週末票房在兒童節那週,英國推出了《佩佩豬電影》(Peppa Pig: My First  Cinema Experience, 2017)在英國上映,英國就在兒童節前後的週末票房,以《寶貝老闆》(The Boss Baby, 2017)、《藍色小精靈:失落的藍藍村》(Smurfs: The Lost Village, 2017)、以迪士尼為基準翻拍的《美女與野獸》(Beauty and the Beast, 2017)和美國以真人翻拍日本動畫《機殼特攻隊》(Ghost In the Shell, 2017)等作品攻下週末票房名列前茅第位,不難嗅出英歐電影市場對動畫上映的嘗試,以及策展動畫的喜愛。

今年春天有幸前往參訪電影袖珍博物館,其中特別限時展出《我的酷瓜人生》動畫中人偶設計和場景空間,在此與大家分享。

 

提著一籠燈照進每個小心房,

才發現這裡面藏著滿滿的期待,

渴望被愛。

《我的酷瓜人生》(Ma Vie de Courgette, 2016)由瑞士籍導演Claude Barras改編童書”Autobiographie d’une Courgette”(2002, Gilles Paris),以停格動畫的方式編製拍攝成瑞士與法國合製的動畫電影,於2016年法國Annecy國際動畫電影節獲得最受關影人青睞獎(Audience Award)、水晶最佳長片獎(Cristal Award for Best Feature)、Cannes影展之金攝影獎、歐洲電影獎之最佳動畫電影獎、金球獎之最佳動畫長片獎、東京動畫獎之電影首獎等國際級榮譽。

這部關於育幼院小朋友的故事,以孩童天真的視線,審視大人世界與家庭關係的溫馨作品(pain taking),相當細膩地描繪孩童孤寂的情緒、假裝堅強的模樣、默默接受事實失落的表情,Q版小朋友們臉上大大閃閃發光的雙眼陰著厚厚的憂鬱:有的小朋友排斥跟媽媽回家,有的小朋友一聽到有疑似家長來訪的聲音,就滿懷期待的跑去門口看是不是媽媽來接她,有的小朋友卻連這種可以期盼的機會都沒有。

對於情緒表達與氛圍靈活的刻劃,亦展現於電影場景佈置:教師辦公室裡極為精細的魚骨地板拼接、美麗至極的雪景和光影的投射,都全都在法國里昂被列為NUESCO國際教科文組織16世紀的歷史建築裡,電影袖珍博物館Musee Miniature et Cinema展示!

法國第二大城Lyon是一個影視界神聖之處,Euronews的總部在此,還有這麼一個電影人物保存的博物館,小小的城市產出豐盛的藝術資源,還以美食聞名,可見Lyon對於品味別具風味。

位於里昂文化鬧區的電影袖珍博物館門口,貼著當時正展出的《我的酷瓜人生》海報,和蜘蛛人模型並列。

20170320_172114

酷瓜本尊登場 電影原著現身

20170320_175855

酷瓜本人底家!親眼目睹了電影主角,有種看到電影明星的感覺!每個場景旁邊都有使用Ipad提供相對應場景的電影片段。

20170320_175911

這是導演Clude最初版的手繪分鏡,以及被電影改編的童書原著出版品。

用便利貼處理分鏡真是聰明!這樣可以輕鬆方便的更換剪接鏡頭,在後製溝通上相對直接明瞭,偷學到了拍片前製的分鏡小撇步 😛

20170320_175943

最令人心醉神迷小朋友臉上豐富的表情包,專業停格動畫的表情設定更換組。這些人物是由3D列印製作出人頭、嘴巴組、眉毛組和不同的眼睛,劇組透過電腦計算記錄演員表達的台詞聲音,讓動畫師以此設計出不同的嘴巴,並依照情境表達,組合成合適的情緒樣貌,眼睛也可以手動換掉的,後腦勺是可以打開的。

20170320_180017.jpg

偶動畫人物設計比例圖。大人、小孩的身形比例以及人物身體關節支架。身體都小小的,手長長的,片中人物偷偷的牽手、放風箏,長長的手讓這些舉動更有戲劇性地訴說情緒的走向。在電影中,會看到小朋友們坐在地板,雙手長長的一段攤在地上的模樣,有種無辜可愛感。

20170320_180055

策展空間氛圍 燈光營造電影感

 

燈光是創造氛圍的主宰,是撥動情緒瀰漫空間之中的存在。

以特效、模型、科幻人物、袖珍場景為主題的Musee Miniature et Cinema館內有19世紀70年代到90年代紅遍全球的國際性電影共同記憶,包括《異形》(Alien, 1979)中的異形女王、《侏儸紀公園》(Jurassic Park, 1993)的三角龍、《摩登大聖》(The Mask, 1994)的面具,還有近年讓英國演員班維蕭(Ben Whishaw)闖出名號的電影《香水》(Perfume: The Story of a Murderer, 2006)場景,美國英雄主義類電影的超人型角色等等,都在這邊以本尊展示,此外,在本館最高樓層亦收藏許多袖珍場景藝術作品,有迷你型的肉販、迷你房間角落、迷你恐龍博物館等,全部都是等比例製做展出。因此館方對於展示作品的「空間感」、「原真重現」與「燈光」運用,都具有相當專業細膩的考量,讓參訪者感受到他們此的重視與用心。

上圖就是一個精美的例子,館方善用光線的照射與角度、光束強烈性、光之色溫和感光範圍,讓展品氛圍與電影情緒傳遞一致性,亦能體現電影感,同時訴說拍攝電影時,拍片團隊在故事設定的時間與空間性,這個部分在等比袖珍區更有強烈的感受。

20170320_181045

這個袖珍作品實際上只有我小小的手更小的大小,其室內、走廊、室外的光線、調性都不一,可以感受到空間作為人性暖色的起居、戶外陽光普照的日光,和廊道微弱燈光的空間轉折。

燈光相對於電影情節、人物設定、剪輯手法與導演思維,在影視作品並不是經常被討論的重點,又加上現今電腦計算的進步,畫面顏色常常會透過後製調色,因此一般觀眾對於真實空間的燈光比較沒有投注過多的關注,然而Musee et Mininature對此特別強調出來,這是我很喜歡Musee Miniature et cinema的主因之一。

館方對於他們所展示的物件,是「電影」場景的人物,因此對於展品「故事性」有相當的認知,如何藉由展示作品傳達電影情節的情緒,以及空間的故事性,燈光與音效在館方的電影策展都有特別的設計,館內共有八間房間,各分類為不同電影主題,並在主題房間設計不同燈光、動線和音效,讓我在逛展時,有種「明知展示品是假的,但怕牠會突然動起來」恐懼,以至於我沒有走進鬼怪屍體區跟異形房,下次要約伴去啊。

 

拍片素材選擇 成就影片情緒表達

停格動畫在電腦動畫潮流,仍占有一席重要地位。

美國奧斯卡對CGI動畫的青睞,以掌控性的把票投向電腦動畫、全球票房佳的迪士尼作品,而歐陸或日本無論是影展或影片製作,仍相當喜愛使用傳統方式產製作品。近三年來全球動畫產業仍層出不窮出現傳統動畫製作方式的競爭性動畫長片:樂高玩電影(The Lego Movie, 2014, Phil Lord & Christopher Miller),美國以停格動畫描繪成人世界與人際關係疏離的《艾諾瑪麗莎》(Anomalisa, 2015, Duke Johnson & Charlie Kaufman)、英國最大動畫工作室之一Aardman以停格動畫為根基,《酷寶:魔弦傳說》(Kubo and the Two Strings, 2016, Travis Knight)停格電影、日本動畫《你的名字》(Your Name)〈2016,新海誠) 等,可見偶動畫不只受製片團隊愛戴,也受觀眾喜愛。這些製作團隊大部分並非好萊塢體制下的產製的作品。

如果動畫製作僅能粗略的分為兩大類,那美國就是以罐頭產業為主軸,向數位科技過於傾倒的娛樂事業,而歐陸亞洲則以劇本概念為先,並擇適合創作方式創作。

迪士尼這幾年原創不再,不斷的延續公主系列、拍攝原創動畫續集,如美女與野獸(Beauty and the Beast, 2017), 仙履奇緣(Cinderella, 2015),或拍攝迪士尼公主系列真人電影的番外篇,如《黑魔女:沉睡魔咒》(Maleficent, 2014)、魔法黑森林(Into the Wood, 2015),好萊塢2017年上映日本《功殼機動隊》(Ghost In The Shell, 2017)翻拍的美國版本,這樣的製片策畫多半僅能延續電影第一集的票房,難以吸引新客群。

電影最終得回歸到故事本質為核心,其劇本原創性,近來許多動畫創作不約而同地選擇停格動畫為創作手法,甚至今年出現了英國與波瀾合製的Loving Vincent(2017)(荷蘭梵谷美術館館方對此片渾然不知)以梵谷油畫為手繪製作動畫的方式,描繪荷蘭畫家梵谷神秘的生與死。

動畫是人類直覺性的創作方式,就像小朋友拿到筆喜歡到處塗鴉,也玩洋娃娃與汽車模型假裝它們有生命,可見手繪與停格動畫是與人最接近的電影藝術,我猜想,這可能是獨立動畫工作室選擇創作的原因之一,也因此我們經常能在傳統方式製作動畫的作品中看見具有獨特原創性的故事。電影的表達方式是否與劇本情結有一致性,也是作品成功與否的關鍵所在,因此梵谷風格油畫的梵谷故事、Q版停格的酷瓜人生的創作令人深深著迷,導演選對了創作素材,就像說者要輕柔訴說悄悄話,還是氣勢磅礡的激動演說,影片的情緒也成就了一大半。

 

20170320_180032

 

最後附上一張,酷瓜與好朋友席地而坐聊天,把長長的手攤在地上的展示場景。

晚安。

 

法國里昂電影袖珍博物館Musée Miniature et Cinéma

《酷瓜人生》展期為2016年10月7日至2017年4月2日

地址:”Maison des Avocats”
60, rue Saint Jean
69005 Lyon – FR

 

參考資料

Musee Miniature et Cinema http://www.museeminiatureetcinema.fr/accueil_eng.html

2017 Oscar Nominations: Animated Feature, Animated Short, VFX(24Jan, 2017)

http://www.cartoonbrew.com/awards/2017-oscar-nominations-animated-feature-animated-short-vfx-147946.html

My Life As A Couregette Wikipedia

https://en.wikipedia.org/wiki/My_Life_as_a_Courgette

http://culturebox.francetvinfo.fr/cinema/animation-jeunesse/les-secrets-de-fabrication-de-ma-vie-de-courgette-247189

 

Advertisements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